<kbd id='vNzjWsqK'></kbd><address id='vNzjWsqK'><style id='vNzjWsqK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vNzjWsqK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vNzjWsqK'></kbd><address id='vNzjWsqK'><style id='vNzjWsqK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vNzjWsqK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年夜饭,藏在火腿蹄髈八宝饭背后的“仪式感”

          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2-15 09:24 来源:西南交通大学

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这只是中国人年夜饭万千吃法的一种。吃饭再无定式,选择日趋多元,这就跟日常生活一样,守着传统不等于食古不化,放下过去也未必是离经叛道。多元意味着时代在向前走,而无论怎么吃、吃什么,一顿年夜饭的味道,终究是要让人心安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那些老字号门店买年货的队伍,从腊月开始就逐渐变长。很多人第一眼不懂,一只酱鸭、两只八宝饭、三盒蛋饺、四盒汤圆,有必要跑五家店横看竖看、横排竖排吗?后来懂了,这说到底就是一种“仪式”,一种过年特有的庄重感。小年夜人挤人的菜场也是一样,赶着年前买上最后的时鲜货,既是因为小贩也要回家了,“明天没有了”,多少也是一种仪式——速冻半成品再方便,总替代不了活生生的人的味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比如许多老派上海人的饭桌,平日里忙起来,摆两碗泡饭也可以对付一餐,但一旦做菜,就是规规矩矩地做菜,年夜饭更是万万不会马虎的。蹄髈要热油炸完过一遍冷水,再炖出一只冰糖元蹄,上桌还要烫一盆菜心铺底;八宝鸭里至少要有“八宝”,八宝饭里不能缺了猪油;汤团要买猪油拌黑洋酥、水磨面粉一只只手包的;火腿要过了冬至开始腌制、经过一年充分发酵的;炖汤不用童子鸡,鳝糊要拿麻油浇……这些繁文缛节,未必是过年才有,但过年往往要有;不少大菜硬菜,平时几乎不碰了,过年也必须要有,为的就是一种记忆里的味道,也是一种认真甚至执拗的态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人们年复一年地讲述年夜饭的故事,它早已不只是一顿饭,而是乡愁、亲情、传统、新潮抑或“舍小家为大家”等等的象征。但年夜饭终究还是一顿饭,一桌桌菜里映射的,是最日常却又极庄重的市井人情,甚至是一个大时代的变与不变。

                  id="mp-editor">

                  一年到头这顿年夜饭,似乎是这些的总和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中国人的味蕾很神奇。许多种情感、思绪、记忆、追求,往往都化作舌尖上的酸甜苦辣,又由这些酸甜苦辣,重新唤起追求、记忆、思绪、情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栏目主编:朱珉迕文字编辑:朱珉迕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图片编辑:邵竞

                  相关阅读